荣光。

菩提双子,苍,俏如来中心

【砚俏】十方世界

又名莫名其妙穿越咸鱼砚和团子俏。
私设颇多,就不要计较太多了嘛,痛哭流涕自割大腿肉。
不好吃傻白甜画风

——————————————————————
1

时序轮转,当深秋的寒霜将树叶染红,青年已经在河边停留了整整一个下午,一动不动,犹如咸鱼。

砚寒清生无可恋的拾起一枚石子,开始了第三百六十五次打水漂。

这里不是海境,也不是中原,至少……并不是熟知的那个中原。

没有西剑流入侵、而魔世也尚未开启。

同样……也没有俏如来,有的只是“玉圣人”——史艳文。

看起来,他似乎来到了一个很了不起的地方啊。

砚寒清苦恼的想着。

唉,俏如来,这一次我可被你害死了。

2

“?”

远处的团子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喷嚏,他茫然地揪住了衣角,十分困惑:“……啊,是母亲唤精忠了?”

瞒着母亲与众人偷溜出门的小孩儿心虚地,要、要不自己再将回家的时间提前那么一点点?

嗯……那就勉为其难的提前一刻好啦。

史精忠双手捧着隔壁摊主婶婶送给他一个肉包子,细嚼慢咽,无不乖巧地想。

3

砚寒清已经很久没有试过被人当成坏人防备这种事情了。

唉,说起来也是他做得不妥当。

因为小孩儿看上去太眼熟而不由自主跟了上去这个理由要怎么说得出口。

别吧,砚寒清哀叹一声,他还要脸呢。

史精忠小脸绷得紧紧的,任谁猜灯谜猜得高兴的时候被人连拖带拽抱走时,他也会如小孩儿一般不开心的。

不过史精忠小朋友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生气。

与常人不同的是,小孩儿在被陌生人带走的同时,并没有大哭大闹。

他只是安静趴在砚寒清怀里,心中闪过了无数念头,皆是以为自己身份暴露被父亲仇家找上门捉他威胁云云。

虽从小学武,奈何此刻自己与青年差距太大,莽撞行事根本毫无用处。

史精忠这样想着,用自以为隐蔽实则青年知道得一清二楚的眼神打量着他,揪住人的衣袖是指节泛白。

“……前、前辈?”

仔细观察片刻,他见砚寒清神色坦荡似乎并无其他阴邪念头,这才鼓起了勇气,奶声奶气地问道:“不知前辈为何要捉我?”

砚寒清单手捂脸,心里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放下了史精忠拍了拍他的小肩膀,右手握拳轻咳一声,解释道:“……我是在救你啊。”

“……?”

团子懵逼。

“……”似乎是觉得自己这话完全没有说服力,砚寒清又道:“你有所不知,方才那场猜灯谜,是此间知府为爱女选婿所举办的活动,你……”

一个小孩儿还是不要凑热闹了吧。何况你还是和尚……

咦等等,我刚才在想什么。

砚寒清悚然一惊,忙用袖子擦了擦团子的脸,仔仔细细观察半响,最后才不得不沉痛的接受了这个残忍的事实。

他背过身去,唉声叹气:“……为何离开了那个时间点还会遇见你这个麻烦,俏如来啊俏如来……你果然是我的克星。”

“……??”

一点都不明白什么是娶妻的小孩儿迷茫地,虽然听不大懂,但这并不妨碍史精忠对砚寒清的感激之情。

只要不是用他来威胁爹亲什么都好说。

史精忠眨了眨眼,软软道谢:“多谢前辈。”

4

距离送史精忠回家的时辰已过了一时三刻,但砚寒清却莫名其妙的仍旧不想离开,叹了口气,他只得在府邸四周踱步来踱步去。

纠结片刻,砚寒清最后还是敲开了小孩儿家的门。

“请问,贵府招厨师么?”

前来开门的刘萱姑懵逼了:嗯???

5

有了砚寒清的史精忠是幸福的。

刘萱姑如此想着,对着儿子投以了一个温柔的眼神。

不光她怎么想,全家上下老老小小包括仆从都是这么想的。

每天都能看见小孩儿撒娇的日子简直不要太美。


例如,某个早晨

雪白的小小一团的小孩儿乖乖坐在板凳上,小肉手托着白嫩脸颊,一双鎏金眼瞳眨也不眨的盯着砚寒清,他安安静静地说。

“前辈,我想吃豌豆黄。”

“不要叫我前辈。”

“壮士,我想要桂花糯米糕。”

“……也不要叫壮士。”

史精忠:砚a~素心软很好吃诶

砚寒清:唉,我做,我做……真是败给你了啊俏……史精忠


6

很久很久以后,当砚寒清回到了他所在的时间线,俏如来成为了墨家钜子,九算也新上任了。

尚贤宫

大家坐一起安安静静吃饭,墨家众人品尝着名厨做的饭菜,称赞道:“不差。”

吃惯了砚寒清做饭,俏如来夹起一筷子尝了尝,剑眉微蹙,矜持道:“还行。”

墨家众人吃着糕点,感叹:“人间美味。”

俏如来捻起其中一块糕点咬了一口,平平静静:“尚可。”


九算:……

啊啊啊啊不要拦着我我想掐死他

【袭苍】一个小甜饼

本来想给爹亲写悲惨的,结果成了小甜饼...。

——————————————————————————

那场雨,彻夜未停。

“你真的没有什么事瞒着我吗?”袭灭天来眉头紧皱,一边询问,一边脱下了湿漉漉的外套。
似乎是意料之外的,他的口袋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小盒子。
“嗯?”
苍随口应了声,往嘴里塞了一个苹果,咔嚓咔嚓的咬了起来:“应该是没有的。”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苍扭头,笑了:“如果你要问那枚戒指的主人是谁,毫无疑问,是你。”
“喔?”袭灭天来扬眉,也笑了:“苍,你是在追求我?”
“是啊。”苍静静的看着他,说:“袭灭天来先生,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袭灭天来似笑非笑,抬腿走了过去,然后在人面颊边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很久前,你就是我唯一的弱点了。”






红冕小段子

随便写写的红冕脑洞,赩暂时隐身了就酱紫(。

——————————————————————

从妖市到新的工作地点,一路跋山涉水,在感受到苦境人民的友好之前,红冕众人先体验到了露宿野外的残酷。

如今尚未入夏,所以即便是身穿斗篷,赮毕钵罗也不觉得热,他只略略喝了口赦天琴箕递过来的水后,又闭上了双眼继续打坐。

赯子虚澹犯困的靠着一颗树,眼看就要歪歪斜斜的栽倒向另一边去,幸而氐首赨梦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他才没有摔了个四脚朝天。

一旁的赪手奎章看着鬼方赤命和赑风隼第二百五十次因打架而干扰到了他煮汤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把两人丢出了自己的视线范围,并且勒令他们“晚饭没做完之前不允许回来”“没有调料了你们看看能否在前面的村庄买一些回来”……诸如此类。

于是在鬼方赤命不甘心的“我堂堂赤王为什么还要做这些……”……时候,被赑风隼反怼一句,气势汹汹大步向前面走也丝毫不感到意外了。
“呵,有本事你别吃。”

眼见太阳就要落山了,鬼方赤命和赑风隼终于赶在天完全黑前进了村庄,甫一进店,便被闻讯而来,传言隔壁店小二见到了两位神仙般的人物,看上去似乎还是单身(重点)……前来围观的一群大妈大婶围住塞了一堆食物调料和衣物。

大婶甲:这位公子!我看你身强体壮一看就是种地的材……呸不是!你看你年岁也不小了,有没有考虑过成家的事呀?

鬼方赤命:???

大妈乙:这位姑娘!如此倾国倾城貌若天仙blabla……(以下省略三百字夸奖)…这位公子他根本配不上你啊!走,上大妈家,大妈的旺财长得可俊了!

赑风隼:????